欧洲杯文艺男完胜工科男 意大利给德国上艺术课

  欧洲杯文艺男完胜工科男 意大利给德国上艺术课
  

如果说一支队伍在场上的11人是一个交响乐团,意大利则拥有完美指挥者皮尔洛——顾盼与抬脚间完成了一次次运筹帷幄,

在这支德国队中,我们没法找出哪一个队员能奏出卡萨诺式的小步舞曲,更无法想象像巴洛特利的庆祝动作会在哪个队员身上出现,因为在无形中,创造力被上了锁,激情也有了上限,他们应该反思,这16年里为什么再无贝肯鲍尔和马特乌斯一样的大师——合格的匠人数不胜数,真正的艺术家却少之又少。
  

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同样也是构成足球的12块五边形和20块六边形,缺一便不是完美的足球。29日凌晨意大利战胜德国的比赛,意大利用文艺的进攻玩转了以严谨著称的“纯理性派”德国队。意大利人用2∶1的比分给德国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艺术课,内容却是德国人引以为傲的交响乐。
  

意大利队:有个叫皮尔洛的指挥家
  

如果说一支队伍在场上的11人是一个交响乐团,意大利则拥有完美指挥者皮尔洛——顾盼与抬脚间完成了一次次运筹帷幄。
  

指挥者的关键就是要控制节奏。意大利人熟悉节奏,5场比赛480分钟的出场时间,365次传球,13次威胁球,2次助攻,这便是指挥家皮尔洛交出的答卷,皮尔洛的指挥棒所到之处,巴洛特利、迪纳塔莱和卡萨诺都能奏响自己的乐曲。
  

卡萨诺绕过胡梅尔斯的瞬间像极了金庸《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原地转身刺瞎十八个高手眼睛的意境。这也不禁让人想到武侠小说中剑宗和气宗之争这个有意思的话题:剑宗讲究内功深厚、遵循剑谱,气宗却讲究“无招胜有招”,一招一术存乎一心。
  

反观德国奏的这部曲子,则显得干涩和凌乱。施魏因施泰格和厄齐尔的能力足可以充当乐手,但指挥却力不从心。德国在场上总感觉是被动的,提不起神来,缺的就是这个节奏,他们就只能跟着意大利的节奏走。于是,当卡萨诺奏出小步舞曲,被当作轴绕了一圈儿的胡梅尔斯只能眼睁睁看着巴神演绎自己的奏鸣曲了。
  

在这支德国队中,我们没法找出哪一个队员能奏出卡萨诺式的小步舞曲,更无法想象像巴洛特利的庆祝动作会在哪个队员身上出现,因为在无形中,创造力被上了锁,激情也有了上限。
  

钢铁的意志、精密的机器,这是人们给予德国队的赞誉。但盛名之下,德国16年无缘奖杯并非偶然。他们应该反思,这16年里为什么再无贝肯鲍尔和马特乌斯一样的大师——合格的匠人数不胜数,真正的艺术家却少之又少。
  

在足球的世界里,科学和艺术亦不能偏废一方。意大利文艺气息十足,但仍有扯不破的严谨的布防。世界都说德国严谨,德国就强迫症般地走向严谨的极端。当他们越来越精通于数据统计的科学运算快感,自由发挥的艺术在血液中的含量便自然会随之降低。
  

在走向科学的路上,德国是时候回头看一眼艺术了。
  意大利人用2∶1的比分给德国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艺术课,内容却是德国人引以为傲的交响乐,这也不禁让人想到武侠小说中剑宗和气宗之争这个有意思的话题:剑宗讲究内功深厚、遵循剑谱,气宗却讲究“无招胜有招”,一招一术存乎一心,施魏因施泰格和厄齐尔的能力足可以充当乐手,但指挥却力不从心,

在足球的世界里,科学和艺术亦不能偏废一方。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