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坊老板为省电驮10多斤重冰块工作 月瘦16斤

  作坊老板为省电驮10多斤重冰块工作 月瘦16斤
  

羊毛衫加工进入旺季,整烫作坊热得像个蒸笼
  

有人从他身上看到生活不易,有人担心他这样做有碍健康
  

本报记者 黄娜 陈为民 沈志成 文/摄
  

这是一个来自重庆的外乡人在桐乡站稳脚跟的故事。你只见他打拼几年,36岁已是小老板,租下四层楼,开着15万的车,底下还有几个员工,可背后一张图却无声地诉尽辛苦:酷暑天,小伙赤膊驮冰在整烫羊毛衫。
  

因为这张图,小伙冉光华就像这天气一样,火了。
  

烈日炎炎,50℃的整烫作坊,熨斗喷出的蒸汽有100多度,冉光华站在整烫台边,从早上7点干到晚上11点。即使已有三顶吊扇、两把鼓风扇同时运作,还是热、热、热,冉光华只能驮冰降温。
  

冉光华为什么火了?因为有人觉得他的降温方式太“粗暴”,担心会影响他的健康;还有人看到了千千万万在异乡打拼的青年,为生活苦苦奋斗的影子。
  

昨天下午2点多,桐乡市区环西小区,外头已是酷暑难耐,进入冉光华的整烫作坊内,更是一股热浪袭来。
  

工作台上堆满了要加工的羊毛衫,四个男人光着膀子站在整烫台边,低着头、哈着腰,麻利地将衣服一件件熨烫平整。
  

其中一个男子贴身背着一块10多斤重的冰块,融化的冰水顺着腰椎淌下来,渗透了他裤子。
  

驮冰男子就是冉光华,既是这个小作坊的老板,也是卖力干活的熨烫工。
  

熨烫间在底楼,有50多个平方,沿着墙壁排布着整烫台,几台熨斗同时作业。
  

房间内像个蒸笼,钱报记者才站了一会儿,就热汗直冒、衣服湿透。
  

“受不了吧,天最热时,我们室温有45度~50℃,熨斗释放的蒸汽有100多度,在里面又散不出去,都堆积起来。” 冉光华笑笑,“背着冰块就舒服多了,不然整个人都在冒汗。”
  

事实上,狭小拥挤的车间,已有三顶吊扇和两把鼓风扇同时作业,冉光华又买了冰块放在室内,可工人们汗流浃背,还是像河里捞起来一样。
  

“如果能装上一台大功率空调,大家干起活来就舒服很多。” 冉光华有点不好意思,他去商店看了下,5P的立柜空调要8000多元,一整天下来电费也吃不消,“只能辛苦干活的兄弟们了。”
  

冉光华没想到自己会在朋友圈火了。
  

“今年持续高温下作业,流不完的汗。” 冉光华说,他也是受不了,才试试驮冰降温。
  

为了能背起这10多斤的大冰块,他还找人特地制作了一条背带,哪知第一次背上,就被老顾客钟女士看到了,她觉得稀奇,顺手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出乎意料被大量转发。
  

这个36岁的男人,老家在重庆市石柱县,不到20岁出门打工,在义乌、台州都工作过,2003年去广东,开过吧、烤鱼店,创业都失败了,只好老老实实到工厂学会了服装整烫技术。
  

听说桐乡工资比广东高,2010年他和老婆一起来桐乡。2012年9月,和两个朋友共同出资2万元盘下了桐乡环西小区一个羊毛衫整烫作坊,开始了承接羊毛衫整烫业务。
  

刚开始没业务,大家也都不愿意出去跑。看天天亏本,合伙人先后退出。冉光华印了名片,一家家工厂、作坊找业务,“大都被赶出来了,有的磨破嘴皮,才有小单子。”
  

即使是一两千件的小单子,冉光华也很重视。为了按时完工,夫妻俩好多次加工到凌晨,送完货就天亮了。
  

如今,濮院和屠甸的一些知名羊毛衫厂家和冉光华建立了长期定单业务,一些“市场货”也找上门来让他整烫,小作坊如今年均整烫羊毛衫15万件。除去几个员工的开支,夫妻俩一年也能挣到10来万元。
  

每年6月,毛衫加工进入旺季。7月~9月一直都是冉光华作坊最忙的时候,老板们急着要货,大家只能加班加点。
  

拍照的钟女士,就是他的老客户之一:“我把他捧火了埃”
  

“他们小夫妻能吃苦,这些年合作下来,我们看在眼里。” 钟女士边拿货边感叹,“不容易。”
  

高温下高强度工作,从6月份到现在,冉光华足足瘦了16斤,一起干活的“小胖”也瘦了10多斤。
  

自从冉光华驮冰块战高温的照片在上热传后,不少友都感叹“生活不易”,但也提醒冉光华不能用这方法降温,寒气入侵身体结构,得不偿失。
  

比如友“徐兔兔王兔兔”就希望记者跟冉光华带个话,把冰背在身上,年龄大了会得风湿,如果要降温,至少要在身体结构和冰块之间隔块东西。
  

昨天,记者也把友的关心带给了冉光华。
  

“我不是每天都背,最热的时候才背一小会儿,一共也就背了五六次。”冉光华说,他也知道冰块直接接触身体结构时间久了会有害健康,所以他特地做了很厚实的背带,“把冰块和背脊隔开的,大家放心。”
  

冉光华说,这么多人关心自己,他决定气温再降点,就不这么干了,“毕竟身体结构是第一位的。”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